婺源旅游网

扫一扫
    扫码找小篇
回复:81 查看:3956

通向峰顶的路

田笑磊大王 于 2017-4-30 14:07 发表 [复制链接]
对于凌一齐来说,这是个陌生的城市,城市里的人说话声音油腔滑调,不时能看见几个妇女骂街,同龄的本应该是伙伴的孩子,嘲笑他是杂种。

“谁说你是杂种!”爷爷拍案而起,瞪大了眼睛仿佛前面就是欺负自己孙子的人。“哪个混蛋说你是杂种!爷爷替你教训他!”凌一齐唯一能依靠的,就是他的爷爷了。参加过抗美援朝,据说还是个连长呢!但是因为负了伤,退到了二线,之后便退伍了,退伍后很快年轻的妻子就去世了,留下了他俩的孩子凌晓子,老人没有再结婚,一个人抚养大了凌晓子,凌晓子在商场里大创辉煌,并与曾经的校花结婚生下了凌一齐,可现在去不知所踪,警方寻找了很久也没有结果,长期无人打理的事业逐渐凋零。最终,只剩下了爷孙俩。

“呜呜,可~可我就是没有爸爸妈妈呀!爷爷。”凌一齐脸上挂着泪水,他只想和小伙伴们玩,但是只要他一接近同一个胡同的小孩子们,他们就嘲笑他是杂种。

爷爷顿时没了气,他迟钝地坐下来,原本怒气冲冲的样子一下就焉了,是啊,儿子儿媳在哪啊,我也不知道啊!浑浊的泪水顺着爷爷干邹的面颊下流,这位老兵连当初被炮弹炸断了手臂都没有喊过疼流过泪,可如今却因为儿女家事而痛苦,他心疼啊,疼自己这块明珠子没有双亲,没爹疼没娘爱的感觉他也体验过啊。爷爷哀怜地抚摸凌一齐的头,他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安慰自己的孙子,让他快乐长大。

忽然间,好像换了个爷爷,爷爷脸上一下露出了笑容,他用慈祥的声音说:“诶诶,小齐齐饿不饿呀,爷爷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啊!”小孩子听到有好吃的,一下便阴转晴了,拍手叫:“好好啊,我要~要吃爷爷做的红~红烧肉。”爷爷于是牵起一齐的小手,一起去菜场卖肉。

六岁的凌一齐怎么能发现,爷爷眼角的泪水还没干呢。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举报 使用道具
| 回复

共 81 个关于本帖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 2018-2-12 14:41

田笑磊大王 高级会员 发表于 2017-5-1 14:45:29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这囚笼一般的北京胡同大院里,凌一齐收人排挤,但唯一的她,和他能做朋友、知心朋友的她,却也存在在凌一齐的身边。一位是唯一的亲人,一位是懵懂情愫的她,构成了支撑凌一齐这个无限潜力的树苗长大。     “就在这里种下吧!”凌一齐建议到。今天是植树节,他和她约定好来这里种一棵树,代表友谊和情的树。幼小的凌一齐找到了一块空旷的地方,他对准本来就有的一个小坑,用力将铲子插进去,却没有插多深,一旁的爷爷看见自己的孙子如此费力,心疼了,建议到:“孙子,要不我来吧!我这老骨头可有的是力气!”凌一齐却拒绝了,稚嫩的声音,说:“不要!这是我和莉莉安的友谊小树,我要自己种。”说完,他使劲踩下铲子,小铲子有插得深了点。站在一边的莉莉安踏着轻盈的小碎步走过来,说:“一齐哥,我帮你吧!”说着,她也握住十几寸长的铲子,用力踩下另一边,这下,铲子又深了点,凌一齐用力把土翻开。就这么一点点地,他们挖出了个不小的坑。“呼、呼!”凌一齐大口喘气,从小体弱多病的他已经累的快要虚脱了,爷爷赶紧过来扶笑小晓坐在带来的小马扎上。“孙子啊,我都快心疼死了。”旁边的莉莉安用小桶添水,然后把小树苗插在小坑里,又填好土。虽然莉莉安是女孩子,但是从小活泼好动,体质也比笑小晓好,现在她并没有感觉多累。     夕阳下,两个孩子手牵着手,跪在一棵充满希望的小树苗前,闭着眼睛好像在许愿。凌一齐先睁开眼睛,他看向莉莉安,橘红的阳光照在她的可爱的小脸蛋上,长长的睫毛盖住水灵灵的大眼睛,即使只有几岁,就已经是个美人胚子了。不自觉地,他想亲她一口,不过想想要是莉莉安不高兴怎么办,有点纠结啊!莉莉安睁开一双大眼睛,不经意间看到凌一齐正看着他,小女孩一下就害羞了,脸蛋变得通红。然后,一个意想不到的动作,她猛地在凌一齐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快步跑开了,凌一齐愣了下,马上反应过来,快步跑去追赶莉莉安。     “这俩孩子说不定会是一对才子佳人。挨。”爷爷叹了口气,也一起走了。
举报 使用道具
田笑磊大王 高级会员 发表于 2017-5-7 13:59:04 | 显示全部楼层
“咝,凌一齐应该要上学了啊!哎,可我这老头没什么钱啊。”爷爷在为孙子的上学发愁,凌一齐已经六岁了,他如果再不去上学就错过最好的读书机会了。可是对于自己来说,每个月虽然有国家发放的补贴,但是那只够自己和孙子的生活,要上学可是几乎不可能的。虽然自己存了点钱,但是因为之前儿子儿媳都不在了,他们的公司里的秘书过来,说公司快支撑不下去了,需要钱,可怜老汉半辈子从戎,怎么看得出这是坑他,将自己仅存的几万块全给了他,还迷糊呢,现在他都没消息。    “啊,这是我的老连长啊!”一声震天的喊声把爷爷从沉思中硬拽回来,他猛地抬头看,却被有力地抱住了。爷爷楞了楞,这熟悉的声音,“小六子!你怎么来啦!”爷爷惊喜,这不是当年当兵的时候救的个国民党,差点饿死在路边,原来是偷了东西从国民党所谓正规军里面逃出来的,一路上因为这身国民党的皮子,处处受人不待见,这找到了一处打仗的地方,就晕过去了,当年爷爷还是个班长,路过看见他,一身皮子还带着米国佬的枪,那吓个半死啊。后来,小六子就跟着爷爷,一直不知道打到哪里,爷爷负伤了,他和爷爷也失散了。小六子后来退伍了,在不知道哪个机关里找了工作,现在托人终于找到了失散多年的老连长啊!那叫一个高兴!
    晚上,爷爷和六子整了点酒,把凌一齐送到了隔壁桂阿姨家照看。“你可,嗝~不知道啊,我可是愁死了啊。”酒喝多了,爷爷也没遮拦说了,他把儿子儿媳失踪,凌一齐上学没着落的事前全鼓捣出来了。“我这糟老头子,可不能把咱家唯一的独苗给送喽,哎~”六子听老连长有难,一下不高兴了,“老连长啊,我小六子的命是你捡来的,现在你有难,我怎么能不帮!”嗝一声,六子一下倒下去,看来是醉倒了,爷爷也不行了,俩大男人倒在一起睡着了。
举报 使用道具
田笑磊大王 高级会员 发表于 2017-5-14 14:47:48 | 显示全部楼层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反正到第二天起来时,太阳公公都已经悬在半空中了。桂阿姨担心俩大男人中午没得吃,做了午饭让凌一齐来叫他们吃饭,结果这俩还在睡觉呢,凌一齐是怎么叫都叫不醒,睡得可真跟死猪一样怎么叫都叫不醒,这可怎么办呢,小凌一齐可是想不到了。凌家大院可是不小,在地价如金的北京,这么大的四合院居然就一家子俩口人住,这可是件奢侈的事情。这是原先是组织分配给爷爷的,凌晓子有了番事业后第一个想起的就是在北京买栋别墅,想要把老父亲接过来住,可是老人家已经有了感情,哪肯搬走?无奈,凌晓子只能把老院子装修了一遍。装修后的四合院,面积比原来有扩充了点,和大部分北京房子一样,坐北朝南,重新装修也没有大体改变四合院的主体,只是将一些陈年的老墙体推了重砌,风格还是那样,朱红的四面墙、漆黑顶弯屋檐,用的都是上好的砖墙。院子内的布局也没有改变多少,只不过原来没有的杂物都放到了新砌的杂物间里。“呀,我记得小时候好像玩过一个玩具。”凌一齐突然想起,好像有个小物件挺有用。他忙着跑去杂物间里,东找找西看看,拿出了个小唢呐!他对着爷爷的耳朵,深吸一口气,“啊~~~~!”    “哎呦喂,我的小祖宗啊,你爷爷我的耳朵都聋喽!”
    “冲啊!和小鬼子干一架!”六子叔叔显然听差了,还以为是冲锋号呢!

举报 使用道具
田笑磊大王 高级会员 发表于 2017-5-21 15: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那好了,我先走了,老连长。”六子叔叔不舍地看了眼这位自己的老连长,踏出了齐家大院。“我小祖宗哦,你上学的问题终于解决喽!”爷爷一把抱起凌一齐,让他坐在自己的手臂上,凌一齐知道,是这位六子叔叔帮自己上学的,因为他是爷爷的战友,而且爷爷还是他的上级呢。凌一齐心里真的感激这位六子叔叔。    六子叔叔的办事效率真不是一般的高,他穿上军装直接上了北京市市长的办公室,和他说,曾经的抗战老兵现在需要帮忙,你答不答应。市长虽然并不怕他在这里闹事,毕竟对方是个将军吗,他不会不担心影响,但是听到自己辖区里居然有老兵家属的生活问题得不到处理,心里很是过意不去,因为他自己的父亲就是个老兵啊,一拍桌子,自己亲自处理,将凌一齐放置到了一所师资力量雄厚的学校里。
    晚上,爷爷带着凌一齐去文具店里买一齐上学要用的东西,一齐背上了新书包,用上了新的文具。
    在北京市郊的一栋别墅里,小女孩嘟着嘴巴,摇晃着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子的手臂,用撒娇的小奶音求道:“妈~妈,我要和凌一齐上同一所学校~”如果凌一齐在在这,一定能发现,这不就是和他唯一关系好的女孩子,莉莉安吗?她不是住在胡同里吗,现在怎么有到了别墅里去了。“不行,之前你还没玩够啊,你一定要去英国读书,在那里才能得到好的教育。”女子一脸严肃,显然莉莉安的撒娇对这位女性无效。莉莉安看这招没用,想到还有爸爸,她不干了,坐在一旁显然是在赌气,小脸转过一边,不看妈妈。
    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呀,他不是说今天晚上就能到家吗?莉莉安心里想着,爸爸好像每次都特吃自己这一套,撒娇打滚求抱抱,次次灵验屡试不爽,不过爸爸前几天出差了,今天晚上回来,他什么吗时候到呀?
举报 使用道具
田笑磊大王 高级会员 发表于 2017-5-29 14:13:11 | 显示全部楼层
莉莉安的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不过,她的母亲并没有像凌一齐的母亲一样不见了,她又重新嫁给了一个比她小几岁的男人,这就是现在莉莉安的父亲。莉莉安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长什么样,这个男子对她很好,就像自己的亲生父亲一般,于是,小孩子很自然就把他当作自己的父亲了,至少在表面上是这样。    在家中,没有人会提起自己的父亲,好像他从来都不存在一样,全家上下也没有一件关于父亲的东西,甚至连照片都没有,唯一能提醒自己还有个过世了的父亲的,就是家中那个如同佣人一般的奶奶。妈妈和爸爸都不喜欢她,但从来也没有对她有过粗暴的行为,但是就是不让自己和奶奶有太多的交流,唯一一次的,就是自己五岁生日那天。
    ……
    “爸爸妈妈都出去了,谁给我过生日。嗯~不高兴。”莉莉安五岁生日,妈妈和继父却都没有来,打个电话回来说公司有事不能来,寥寥几句话然后就挂断了。莉莉安小脑袋里全是电话挂断的滋滋声,心里抱怨道:你们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女儿嘛。
    桌子上是继父托秘书带来的蛋糕——一米多高的、很大的蛋糕呢——可是就是缺了点什么——还是不高兴。想着,莉莉安鼻子一酸,泪珠如泉涌般喷出,小小的内心塞满了不满和抱怨。
    这时,小餐厅的门开开了,立马就传来了奶奶的声音:“哎哎,我的小公主怎么了,怎么哭成这样了。”奶奶焦急地走上来,放下手中的菜,赶忙把莉莉安抱住,这心疼劲儿。
    奶奶身上穿的衣服好像已经有很久了吧,影影约约还能看见有修补的痕迹,自己有记忆的时候,奶奶就穿着这件衣服。她身上有股奇怪的味道,并不好闻啊。不过自己却不想推开她,要换做别人,可能自己已经发狂了吧。

举报 使用道具
田笑磊大王 高级会员 发表于 2017-5-30 13:4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总感觉她说话很亲切,但是好像在避讳着什么,只要谈及自己亲生父亲的事情,奶奶就会扯开话题。可这是她的儿子呀,奶奶就这么不想提到他吗?    ……
    四年前。
    奶奶坐在莉莉安的小床边,疼爱地看着自己的孙女。一身白色套装的莉英走进女儿的房间,看见婆婆正在这儿,眉头顿时皱起来。“不是和你说了吗,莉莉安在睡觉的时候不要来打扰她。”两岁的莉莉安此时正睡得香甜呢,天然婴儿肥的圆嘟嘟的小脸蛋有些发红。奶奶一听是自己儿媳的声音,立马站起来,歉然说:“我,我就看看孙女。你不在的时候,安安发了点烧,刚刚烧退了,我不放心才过来看看。”莉英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回家了,她说是因为丈夫的去世,事情很多。可事实上,丈夫的葬礼现在也没有开始办,遗体寥寥放在医院的停尸间里,说她是爱丈夫,奶奶可不会信。但是老道的处世经验让奶奶并没有把事情扯出来,她明白,现在儿子去世,自己要忍耐。
    “不是有佣人吗,不需要你来特意干什么。”莉英满脸冰霜,已经开始不耐烦这个曾经的“妈妈”了。“诶诶,那我现在就出去。”奶奶半弯着腰走出了房间。没人能看见,走出房门的那一刻,奶奶脸上的阴森的表情。
    “我今日在这里受的,总有一日要加上儿子那份一起还给你。”
    岁月流逝,四年很快就就过去了,莉莉安的第七个生日很快过去,马上,小莉莉安就七岁了。这应该是第三个没有父母陪的生日了吧,每次爸爸妈妈不过来,奶奶就会来陪我,给我讲一些故事。
    比如,她曾经说过的一件事。
举报 使用道具
田笑磊大王 高级会员 发表于 2017-6-25 14:17:54 | 显示全部楼层
奶奶经常告诫自己,一定要嫁给和自己心意相通的人才行,不然这样的家庭迟早都会破碎。奶奶顿了顿,好像有什么话想说出来了但是又咽回去了。她说,曾经就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从一所国立大学毕业,在导师与市长的支持下,与自己的挚友一起创业,凭借这手中高新技术和来自母校与国家的支持,他们的事业越做越大,最后到了身价上百亿的地步。本以为在他事业一帆风顺的时候,他也能找到可以过一辈子的女人,可不了,这位纵横商界的一代枭雄居然爱上了个豪门的千金。可能看起来这是很般配的婚事,但是年轻人没想到,怀里娇滴滴的未婚妻竟然提出,要他将公司里挚友的那一部分股份给她。    选择谁?是朋友还是女人。这是个难以抉择的问题,对他来说。
    可他终究被女人所迷惑,他的挚友含着泪离开了,临走前最后一句话:“你要提防她!”这话显然没有进入年轻人的心里。可以享受荣华和美女了?不,他太天真了。婚后妻子传来怀孕的消息,远在欧洲出差的他立马乘私人飞机飞回,路上却出事了。飞机上发现了携带爆炸物的雇佣兵,持枪的雇佣兵杀害了全部机组人员,炸弹在飞机降落时爆炸,整架飞机被炸成两节。幸运的是,他躲在货仓里避开了袭击,爆炸没有严重波及到藏身处。
    一身的疲惫,他很累,从死神的手中逃出两次,这种感觉估计也只有他体验过了。开车回到家时,已经凌晨一点多了,他拿出钥匙,插入钥匙孔,扭开门后,这一幕让他惊住了!躺在沙发上的,不只有自己的妻子,还有一个赤裸的男人。很明显,妻子也是没穿衣服的吧,极其愤怒的他反而笑了,心里这句话送给自己,也送给她。
    听不清是谁的惨叫声惊醒了妻子,她慌乱地爬起身了,原本盖在身上的薄被全部掉落,她下意识捂住胸口,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是,拿着把滴血的匕首的他!
    “报复会来的,你等着吧!”丈夫的声音灌入她的脑海里,然后,他离开了,再也不见了。千金雇佣杀手满世界地找,传来消息说已经杀死他了。

举报 使用道具
田笑磊大王 高级会员 发表于 2017-6-25 14:38:2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故事太难懂了,莉莉安无法理解,谁让这就是个只有几岁的小孩子呢。但她依稀能感觉到,奶奶有些异样的情绪,她说不出来这到底是什么。   “可是爸爸不回来,妈妈怎么才能答应我呢?”莉莉安的小心思其实谁都懂,想和自己的玩伴上同一所学校,这样以后也能在一起玩,可是凌家和自己前任丈夫,也就是莉莉安的生父有着不一样的关系,让他们太亲密的接触恐怕不好,莉莉安不会知道自己的母亲心里是怎么想的。“莉莉安乖,到了那边你一样有很好的朋友可以在一起玩,一样会有像你和他一样的友谊,而且妈妈保证,你过去之后,我不会轻易再让你到其它地方了,你可以安心地在那边读书交朋友。还有,你不是很想要商店里那个机器玩具吗,只要你过去,妈妈就给你买,好不好?”莉莉安厌倦了,这又是妈妈对自己的敷衍,她只想要自己和凌一齐的友谊,在那边自己谁都不认识,怎么会交到朋友,商店里的机器玩具不是我想要的,那是因为凌一齐特别想要,可自己的零花钱不够了,才会找爸妈。这一切妈妈都没有考虑进去吗?哼。
    莉莉安照样气鼓鼓地坐在沙发上,一句话也不说,小脸蛋鼓起,一副恶狠狠的眼神,这是要和妈妈玩到底呀!
    看着面前的女儿,莉英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了,她已经不耐烦了。“好,等到你爸爸回来,看他怎么收拾你。”
    莉莉安小小的内心世界充满了阴暗,“我爸爸回得来吗?”
举报 使用道具
田笑磊大王 高级会员 发表于 2017-6-25 14:53:16 | 显示全部楼层
门咔嚓一响,没听见脚步声,就听见了男子的话音:“我回来了,莉莉安有没有不乖,惹妈妈生气啦?”这声音柔和而又中气十足,里面包涵了浓浓的爱,还有对小女孩的无奈。“不、不是我,是妈妈无理!”莉莉安一听,就知道是自己的救星来了,从小到大,爸爸一直是站在她一边的支持者,虽然他经常出差。每次莉莉安有什么要求得不到满足,总是于妈妈发脾气,再由爸爸来做老好人,久而久之,爸爸已经成为莉莉安各种撒娇的对象,真是亲过自己的亲生母亲。    “好,你来个恶人先告状吧,国豪,你来评评理。”琴国豪,就是莉莉安继父的名字,在家中,莉英一般称他为国豪。
    然后,莉英把一干事情全部说了出来。琴国豪听完后,走到莉莉安旁边,坐下来抱起莉莉安,轻轻地抚摸她的头。他思考一会,准备说话了,莉莉安和莉英一时刻都瞄着她,能得到国豪的支持,那事情就能成了。他说:“莉英,这件事是你的不对。”此话一出口,莉莉安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一蹦三尺高!她还得意地莉英做鬼脸,这小样子真是让莉英哭笑不得。她可不能对莉莉安发脾气了,于是,琴国豪就被拖进了房间。
    第二天,琴国豪带着莉莉安去凌一齐报名的学校,正式提名上学了。
    ……
    “你又不是不知道,凌一齐的父亲是谁,他的母亲是谁,如果莉莉安通过凌一齐了解了什么,以后我们的事情就会被发现的,那样的结果你能承担得起吗?”莉英地话语中夹杂着些许愤怒。“他的父母已经不在了,他只有一个爷爷,而且老头子会知道什么,之前合作的时候他就什么都没和老头子说,现在也不会知道,你担心什么。再说,你觉得让莉莉安上国外的学校好吗,真的好吗?”琴国豪仍然平静地说,莉英陷入了沉默。
举报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扫一扫就能看更多

推荐板块

精彩推荐

热门排行

明星用户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最美乡村 ( 赣ICP备12006407号 )

GMT+8, 2018-11-18 16:33 , Processed in 0.047491 second(s), 24 queries .

© 2010- 最美乡村 版权所有

QQ:113405789

技术: 田野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