婺源旅游网 - 最美乡村 - 婺源民间故事

扫一扫
    扫码找小篇
回复:4 查看:425

一个很猛的MM被甩后

小白 于 2011-3-24 09:33 发表 [复制链接]
一个很猛的MM被甩后~~~(女人注意了,一定要看o )


故事从一个星期天开始


  我和男朋友一起4年了,大学就在一起,刚开始也是浪漫非凡,玩遍了所有男生女生所谓的小资和情调,走上社会,工作忙起来,生活也渐渐走向平淡。
  我们已经是快谈婚论嫁了,妈妈帮我出钱付了首付,装修也一手操办,就在等着选个好日子,把自己嫁了。
  男朋友,小撒,自从一个大学聚会回来以后,就不是很正常,天天发呆、手机当宝、私事变多、上网不给人瞧……完全完全是有外遇的标准表现。
  我发现有问题,可是,在一起6年了,要说感情也还有,不过疲劳是难以避免的,我想和他好好聊聊,大家沟通沟通。
  可是,万万没想到!
  晚上,小撒鼓起勇气看着我,说:“小南,我们分手吧。”
  我大脑一片空白,死死盯着这个男人:“你说什么?”
  “我们分手吧,我说我们分手吧。”
  心里很痛,但我知道,在一个不爱你的男人面前流泪,那是侮辱你自己。
  我微笑,尽量用冷静的声音说:
  “分手啊?可以啊!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
  也许是我的微笑鼓励了他,他絮絮叨叨的说起了那个大学聚会上他遇到了小微,以前是他的妹妹,她一直爱着他等着他,他突然发现,他很爱她,并且已经在一起了……
  “哦,原来如此。”
  我微笑着:“没关系,我成全你们,很伟大的爱情,我都被感动了。”
  我的心很痛,可是我知道,这个时候,哭泣和哀求都挽回不了一个被第三者迷了心窍的男人。只是,我妈给我买的房子,为了我们,妈妈把他的名字也加上去了。
  我微笑着提到了分手后我们的财产怎么分,心里愧疚的他说:“存款全部给你,还有你妈给你买的房子,明天我们就过户到你的名下。”
  我望着眼前这个相爱6年的男人,我想发泄,这个时候,他的电话响了,他尴尬的看了我一眼,我笑着:“没关系。”
  他到一边温言软语去了,和当初与我在一起的时候如出一辙,我走出家门。
  我不停的走不停的走,我需要发泄。
  去夜市买东西,不管老板开价多少钱,还价一律5块,从来不敢做的事情,我终于有勇气去做了,最离谱的是,居然还真有老板卖给了我。
  提着5块买来的衣服,开始闯红灯。
  一个小警察拦住了我,我狠狠的看着他,我要发泄。
  警察:“小姐,你闯了红灯,你这样是对你生命不负责任。”
  我:“KAO,我就是对我的生命负责任我才闯红灯的。”
  警察:“前面不远的地方就是人行道,走那边安全。”
  我:“到前面要绕多大的圈?要浪费我多少时间?浪费时间就是浪费生命,本着对我生命负责的态度,我当然要闯红灯。”
  警察:“可是,闯红灯会很危险,万一车祸就不堪设想。”
  我:“闯红灯只是可能会车祸,可走人行横道就一定会浪费生命,在可能和一定之间,本着对我生命负责的态度,我当然选可能。”
  警察:“可是,可是,可是……”
  我:“小样,新来的吧?”
  所以说,美女就是好处多,我很疑问,这样找抽的行为居然没人抽!
  走累了,不想走了。
  我跑到没人的地方,对着空旷的广场狂吼。居民楼开始有人扔瓶子。
  落荒而逃。
  给我妈打电话:“老娘,你女儿和男朋友分手了。”
  老娘:“为什么?”
  我:“他得了性病,而且很有可能得败血症、白血病、还会提前衰老、神经错乱,最重要的是,这个病没办法治,虽然现在看起来和普通人一样,但是,里面全烂了。”
  老娘:“KAO,会不会传染?”
  我:“不会,但是治不好。”
  老娘:“赶快回来,最多咱们给他点钱,KAO,什么人啊,得的病都比平常人厉害。老妈一直不是很喜欢小撒,正中下怀。”
  我悲伤的回了家,我被抛弃的痛苦在老娘看起来就是情深义重。
  老娘百般慰藉,老爹也讨好不已。
  我哭了,我嚎啕大哭。
  娘的,我又美又好,工作好、性格好、人品好,居然也会被抛弃,居然那个死男人,耗费了我最美好的青春,说甩就甩,麻了个B的,我呸!
  老娘看了,感动不已。
  “这孩子,重情义,象我!”
  我深知,只有最亲爱的人,对你的伤,你的痛才会心疼,在看客和不爱你的人眼里,你的伤痕和痛苦,在他们看来就是免费的戏。
  我从来不在老娘以外的人面前哭。
  被抛弃被背叛都已成定局,生活还要继续。休息2天上班,一样神彩飞扬,同事都很同情的看着我,我很不解。
  一问才知道,小微和小撒在我来前已经恩爱表演过了,我和小撒分手,不不不,我被小撒甩掉的事情,已经是全公司都知道了。
  我仰起笑脸,对着同事:“哎,没办法啊,年轻妹妹就是厉害撒,我们是真的分手了。”
  有嘲笑的,有窃喜的,有同情的……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在肚子里狠狠的骂着。贱人……………………
  我发现恶毒的咒骂,不但让我心情变好,还让我工作效力大大提高。
  偶尔,会碰到小撒,默默的看着我。他想从我脸上看到悲伤,但是我没有。我冷冷的回看。房子已经过户到我的名下了,老娘还有什么可怕的。
  我告诉自己,这个贱人,百病缠身,晦气当头,谁碰谁倒霉,谁见谁恶心。
  小撒很愕然我的反应,可能我那天的微笑给他的感觉就是,我很理性,做不了爱人还可以做朋友,万一那个小微不干了,给我下跪道歉我还能做个替补?
  这几年我对他的好可算是无微不至,处处为他着想,算是个完美女朋友了。除了嘴臭点,哈哈哈。但犯贱可不是我干的事情,既然大家都分了,那就分的干干净净,做什么朋友,你现在就是我的仇人。
  我冷漠的走过他,心里暗骂,贱人。
  下班回家,装可怜骗老娘同情,我一直是很坚强,没什么能难倒我,何况还是一个变心的男人。
  周末无聊,在家打扫卫生,自然是蓬头垢面,靠,要不是最近吃喝的太离谱,我才不会给她做佣人了,打扫卫生在我来看就是自虐。
  好不容易干完,我抗着拖把走出家门,微风中我小脸通红,横刀立马站在小区门口,用拖把支撑着我烂泥一样的身体,等着老娘回来对我的赞美。
  突然,一辆BMW停在眼前。
  门开了,一个气宇喧昂,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种我有白金卡的讯息的个性男人出现在我面前。
  帅,真帅,真的是很帅!
  靠着拖把支撑的我,差点就倒下来了,换个姿势,继续看。
  帅哥走到了我的面前,对着蓬头垢面的我轻声问:“你是小南么?”
  我突然有个冲动想背过身,用吐沫把头发抹平,把拖把扔走,回眸一笑,仪态万千的说:“我是。”
  可是,我没有机会,我抓紧拖把,把穿的歪斜的围裙脱下来握在手里尴尬的回答:“我就是,找我有什么事么?”
  帅哥:“我是小微的男朋友,想找你谈谈。”
  “啊?”
  找我谈,有什么好谈的,我还没仔细想,就觉得身边人来人往,仔细一看,在我身边来回不停走动佯装路人的女人,赫然就是我老娘,不停对我或挤眼或握拳或点头或伸舌头。
  这个意思我明白,老娘不但对我的神速佩服不已,还对这个男人很满意,要我把握机会,不然回家就死定了。
  我晕,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我礼貌的拒绝了,然后改约了个时间,就抗着拖把回家了。
  老娘横眉竖眼的跟了回来,进门操起条把就要给我好看。
  幸亏有拖把防身,要不就挂定了。


  周一上班,中午还是小微和小撒的恩爱表演,靠,这2个贱人,置我于何地?小微这傻鸟的表现就是爱情第一,在我看来,和蠢没有什么区别。
  我在一边边骂边吃,小微走了过来,她眼光很复杂的看着我。
  靠,我当然不鸟她。
  小微:“对不起,我是真的很爱他。”
  我:“没关系,没关系,你们好好爱,别打架啊。”
  小微:“小撒是一个很好的男人,你一点都不珍惜?”
  我最讨厌这种惺惺作态的人。呕吐。
  我:“不好意思,噎到了噎到了,让让,水?”
  小撒跑过来了,强势的搂住小微:“怎么了?”敌意地看着我。
  “靠,能不能不要恶心我了,我不过是噎到了,难道噎到了喝水也犯法?”
  贱人们走了,我能感觉的到,抢走别人的男朋友的女人,在被抛弃的女人面前有一种优越感。
  我特气愤。你拐走男人就算了,何必还来我面前装呢?我想抽她了。
  下班了,和小撒一起下楼。
  突然发现公司门口,BMW停在那,人民币男玉树临风,一票色女的眼光全部被吸引。
  帅哥示意:“小南。”
  靠,我倍有面子的露出一脸不耐烦的样子走过去,上车。
  色女的目光,小撒的目光,还有看门大爷的脑袋,在汽车尾气中渐渐远去。
  我把目光放到帅哥身上。长的个性,皮肤白,稳健,文静。
  我一度怀疑,那个小微是不是头脑给门夹到,舍弃了这样一个高品种男人,而去抢那贱人。
  帅哥找了个僻静地,开始诉说。
  他叫小番,家庭就是有钱有房有车,非常非常有钱是富豪小开了,难得的是,从来不乱搞男女关系,我喜欢。
  还很痴情,不爱吃肉,生活古板,一个人住,有一个大哥,父亲离异后娶一个后妈,家庭关系好复杂哦。
  “可是,帅哥?你和我说这个做什么?”
  小番:“我希望你能帮助我,希望你能和你男朋友和好,这样,小微就会回来了。”
  噗,吐出一口饮料,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我:“我讲个故事你听听好不好?开头很恐怖哦,过程很搞笑,结局很悲惨。”
  小番:“??????”
  我:“从前,有一个鬼,他放了一个屁,然后他死了。”
  “哈哈哈哈哈……”整个小小的咖啡店充斥着我恐怖的笑声。
  小番楞了下,弯曲了嘴角,看着我笑。
  笑完了,我告诉他,“你刚才说的话,比我的笑话还要可笑。先不说你那个女人,就我原来的男朋友,这个贱人,垃圾,别说我去挽回他,就是他哭着喊着回来,跪着拿一千万人民币求我回头,我看都不看他一眼,这样的垃圾,怎么可能让我回头?这个世界上,3条腿的蛤蟆不好找,2条腿的男人可多的是。为什么我还要回头?退一步说,我回头了,保不准再来一个女人,那我是不是再一次分手再一次回头?累不累啊,何苦呢,何必呢?再说了,本姑娘貌美如花,天仙一样的人物,我还怕找不到男人?”
  送水的小妹走过来,没听到前面,只听到我夸耀自己的那段,还以为我是在向帅哥推销自己,重重的把水放下,不满的瞪了我一眼,走了。
  靠,等下收拾你,臭丫头。
  喝了口水,我继续:“帅哥,你看你,又有钱,长的又帅,又年轻,有房有车,靠,你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为什么偏要一棵树上吊啊?那个女人是好,是美,是温柔,可是,她不爱你了,你又何必苦苦相逼,如果你真的爱她,就放手让她去过想要的生活吧!”
  继续喝水,
  我真强,
  我太佩服自己了,
  我想给自己发奖杯。
  小番在我的口水轰炸中早已经晕头转向。
  不过,好多人民币啊,有钱人啊。我劝了这么久,是不是该要点小费啊,心理辅导啊。
  小番却开口了:“我请你吃个饭吧,麻烦你了,不好意思。”
  我无所谓,有饭吃是小,有帅哥陪嘛,随便找了个地方吃饭。
  当然,不用客气,使劲吃。
  我吃啊吃啊吃吃啊吃啊吃啊吃啊吃啊
  吃啊吃啊吃吃啊吃啊吃啊吃啊吃啊


  小番惊讶的看着我:“你不怕发胖么?”我鼓鼓的一嘴食物。
  怕胖不是共产党员!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幽默是我最大的优点,我终于找到欣赏我的人了。吃饱喝足,信步走出饭店。
  当我们站在BMW前准备上车的时候,一身休闲打扮的小微和小撒推着一辆自行车走了过来。
  一边是休闲打扮,自行车。一边是正装打扮,BMW。
  加上刚刚酒足饭饱,小脸上还散发出对食物非常满意而自然散发出来的红晕。
  火光四射4个人,各怀鬼胎。
  最纯洁是小番,也许我刚刚那番话给了他刺激,他决定给小微幸福。
  就让小微去幸福吧,她的苦我来承受。包括,委屈自己坐个BMW吧。
  我承认,我不厚道,嘎嘎嘎嘎嘎嘎嘎嘎。


  这个,招呼怎么打呢?还真的是很困难啊。大家都很有默契,没看见没看见。
  小番送我回家。到了小区门口,我下车,小番:我还可以来找你么?
  我:“干什么?”
  小番:“我觉得和你在一起很开心。”
  我:“可以,不过要管饭。”
  小番:“呵呵呵呵”
  边开车边说:“你那天拿个拖把真的是很可笑了。”
  靠。车已经开走了,不然我一定踹回去2脚。什么东西,敢嘲笑我。
  摸黑哼着小调回家,还没进门,
  老娘就扑了上来。“交代交代交代”
  差点没把我吓疯。
  “交代什么呀?只不过吃个饭,聊个天而已。”
  老娘:“你要是没意思就直说,让给我。”
  我:“靠,我爹怎么办?”
  老娘:“你个死小孩,我是说让给我来介绍给别人。”


  公司里,原来还对我有愧疚的小撒,也不知道怎么的,开始视我为敌人了。
  “不守妇道。”“淫荡”“风流”
  我*,你都出去找女人了,还叫我守妇道?
  我守你妈的妇道,淫你妈的荡,风你妈的流。
  还有那个小微,居然把我当情敌了。
  我*,你都勾引我男人走了,我和你前男朋友吃个饭,你就看不下去了?
  这个人双重标准也太严重了吧?
  老娘是谁啊?可不是普通人,风里来雨里去,怕啥啊?
  我就把你们说话当放屁。我不鸟你。
  你们在我面前恩爱表演,我不看!肉麻调情,我听MP3。
  被抛弃的女人天天被奸夫奸妇刺激,有没有天理啊?


  好在还是有人明理,公司的同事很快就看不下去了。
  冷淡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大家都有意无意的帮着我,这样一来,
  我*,我的日子好爽啊!只要微微皱着眉头,有人安慰有人同情。
  吃的有份,喝的有杯。
  早知道这样,去年就该叫贱男找外遇了。
  小番倒是没怎么来找我。不过我最开心的是,这小子不在死磕着那个小微了。
  凭什么呀?这些好事都给她一个人占了?
  我恶毒的笑,恶毒的笑……


  周末,电话,小番约我爬山。
  我还迷糊的没反应,在旁偷听的老娘就差没装我的声音来一句:“好的,没问题,一定去,说好了!不反悔!我等很久了!”
  “老娘,你好恶心哦!”
  随便套个牛仔裤,带个帽子。
  老娘还在翻箱倒柜的找性感内衣,照她的要求,我最好在我的休闲外套上套个性感内衣。
  让人民币男一见就倾倒,欲火焚身,兽性大发嗷ooxxooxxooxx省略1万字。
  靠,真要这样做,我还要不要见人了,趁老娘不防备,急忙窜出门。
  没走几步,身边有喇叭声,回头一看,可不是小番。
  今天没穿正装,穿的是一身野战军迷彩装。
  我*,能不能不要这么帅?
  这样一衬托,我还真………不起眼,我咕哝着爬上车。
  所以说,单身男女促进感情的最好方法就是爬山。
  风景优美,环境好,有气氛!
  尤其有个帅哥在身边,我就象喝了汽油一样,动力十足。
  爬啊爬啊爬啊爬啊爬啊爬啊爬啊爬啊爬啊爬啊爬啊爬啊爬啊爬啊爬啊爬啊爬啊爬
  爬了很久,
  我很惊讶,小番这样的有钱孩子,居然体力这样好!
  小番也很惊讶:“爬得动么?”
  我:“没问题,我曾经为了逃票去游山,从后山出发,翻了4个山头,2条小河,一个悬崖,都没问题。”
  小番:“呵呵呵呵,我喜欢爬山,特别喜欢,以前小微总是走2步就没力气了,难得你这样一个有共同爱好的朋友啊!”
  靠,邪了门了,这不就是我也想说的么?
  连爱好都一样,这是不是有点过了啊?
  继续爬,翻山越林,野草野花摘了一大把,破锣嗓子也扯出来吼了几遍,唱的不咋地。
  从小番震撼的眼神中,我很明白。


  爬到危险处,很自然的,小番伸手拉我一把。
  我*电流电流有电流劈劈啪啪劈劈啪啪。
  我都不知道怎么的,心跳的和鼓一样。
  偷偷一看,这孩子,脸都红了。
  继续爬。
  小番很好奇。“为什么,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你一点都不难过?”
  我:“我怎么不难过,我难过的要死拉,我在我妈面前哭了好几次了,不过,我只在我妈面前哭,别的人自然没有机会看到。”
  小番:“你很坚强。”
  我:“那是当然。”
  小番:“和打不死的蟑螂有亲戚关系么?”
  真没想到一直很古板的小番居然开玩笑,我都不知道怎么反应了。
  这时候小番逃跑了。
  靠,还等什么,追!
  我大喊,“追上了你就输我100块。”
  笑声,除了笑声还是笑声。
  真的很开心,晚上一起吃饭,经过一天的运动,饿死了!
  我们2个人狼吞虎咽的开始吃饭。
  只要是他喜欢或者我喜欢吃的东西,只要动作慢一慢,就在我的筷子下清空了。
  所以,小番不得不赶上我的速度。
  我们用暴风的速度,干完一盘又一盘,吃完一碟又一碟,喝完一碗又一碗……
  我好后悔啊!我们应该去吃自助餐,
  应该能吃的回来,还有的赚。
  吃饱喝足,歇歇。
  我*,这也真的太电视剧了吧,当我们吃饱躺倒的时候,一个中年女人过来了。
  后妈,后妈,后妈。
  女人冷着脸就问小番:“你的车呢,我要用?”
  小番没说话,这女人就冲我来了。
  老娘我吃饱喝足撑到了,正想找个乐子,居然有人送上门来,我的天啊!
  女人看着我:“你是谁?”
  我~扎着牙签,做痴呆状:“米西米西?”
  女人,铁青了脸:“我问你是谁?”
  我:“我是要钱的,这个人欠了我50多万,妈了个B的,到现在还不还,我全家都靠这钱过生活了。你说…这叫什么事啊,人穷就越穷,有钱就越有钱啊,我要不到钱我怎么回家给我家人交代啊?”
  边说还大着舌头边喷口水
  噗,噗,噗。小番脸色明显变红,变紫……憋着。
  在爆发的边缘,他一把拉过我,冲出餐厅,在车里我们笑了整整20分钟。
  “小微以前最怕这个女人了,”
  “靠,瞧那点出息,这女人比我老娘,那可差远了。”


  小番又来电话,很吞吞吐吐的,问我可不可以去他家玩?
  我神经太大条了,压根就没多想。
  还以为就是我们2个,没想到,到了家一看。
  有一个老帅哥,一个大帅哥,一个小番。
  大家都扑闪扑闪着大眼睛看着我,研究着我,期待着我。
  还没交流几句,我突然有一种终于找到了组织的感觉。
  幽默的老头,及其具有冷幽默效果的大哥,我们3个人在一起
  那绝对是有笑暴肚皮的恐怖效果
  哇哈哈哈哈……
  我终于找到欣赏我的组织了。
  我娘管我叫250,人家管我叫小天使,小公主。
  我激动的我激动的,连鼻涕都下来了,
  人长的帅就算了,
  还有钱。
  有钱就算了,
  还很谦虚。
  谦虚就算了,
  家长还很幽默。
  那个什么后妈,叫阿三吧。
  可以忽略,这家里,是没有她说话的地位的撒.
  我笑,我得意的笑,我得意恶毒的笑.


  回家以后。
  老娘扑了上来,“怎么样?怎么样?”热切的小眼眨巴眨巴眨巴,
  我摸了老娘一把脸,“全给我吃定了。”
  我淫荡的笑声,响彻天边!
  偶的春天又来了,这次,还不是普通的春天。
  有个有钱的男朋友,感觉真好。
  出入有宝马,购物有金卡,腐败有人买单,下馆子有人掏钱。
  我越发的不理解小微,为什么会舍弃这个大宝藏。
  想了半天,我估计可能这丫的是撑的,吃饱了撑的,竟然给我捡到了宝。
  小番有空的时候,就会来接我去逛街去购物去爬山,日子过的真真舒心。


  那天在一个很贵的餐厅,吃完聊天,突然感觉有人盯着我,
  转头一看,小撒和小微在餐厅外面经过。
  看着我看着我,2个人的眼光就向要把我的身体烧一个窟窿。
  尤其小微,分明是大奶见小三的感觉。
  我草,搞错了吧?我可是受害者,你要爱情我就把爱情让给你。
  你原来的痛苦我来承受。我够高风亮节了吧。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小撒开始跟在我身边转了,小微也不来公司恩爱表演了。
  偷来的终究是偷来的,不长久,破坏了人家的幸福,你就能幸福么?
  下班了,小撒跟着,我不耐烦了:“你到底想做什么?”
  小撒:“我知道我的要求很无理。”
  “靠,你知道无理你还说?”
  “我对不起你。”
  废话。
  “你能原谅我么?”
  原谅你妈个头。
  “我和小微分手了,我现在才发现,最适合我的还是你。”
  我日,我是备用胎?
  我等他说完。
  我告诉他,“我们不可能了,我不爱你了。”
  小撒:“不可能的,你那么爱我,我知道,我知道,你一定还生气,我怎么做你才会满意,你告诉我。”
  靠,能不能不要这样自恋,我凭什么还爱你,就你这鸟样,还配和我谈恋爱么?
  我:“我们是真的不可能了,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小撒:“我知道,是小微她男朋友对么?没关系,小微已经去找他了,估计很快他们就和好了,我们以后还是和以前一样好不好?”
  哇靠,还他娘的挺有组织的撒,玩我一个啊?
  我正视小撒。
  “事情是这样的,我欠了小番100万,给我妈买房子了,所以我才和他在一起的,你要能给我100万,我就离开他,可以么?”
  小撒:“100万?”
  我:“100万!”
  小撒:“我和我妈商量商量。”
  我暗乐:“我等着。”


  回家以后,小番的大哥打电话来,叫我过去有事商量。
  屁颠颠过去,大哥叫我把身份证给他,办签证送我这个土包子和小番出国玩。
  我乐坏了


  这个时候,突然有人按门铃。
  我去开门,一看,一个大妈。
  我:“你好,请问你找谁?”
  老大妈挺傲气的对我说,叫你家主人出来,我是小微她妈,我有事要和你家老板说。
  也许我穿的太随便了,人家以为我是保姆了。
  靠,老不死的,你女儿丢人你还来劲。
  我马上变脸,焦急的说:“我们老板生意出了问题,前天给派出所带走了,到现在还没放出来,说不给钱就不放人。”
  老女人一听,脸色变了:“事情大不大?”
  我:“人都抓起来了,你说呢,具体我也不知道。”
  老女人扑哧窜了。
  乐啊乐!跟我斗,嫩了点撒,老娘还没出马呢!这点出息!
  小撒没什么动静了,小微开始行动了,开始去小番家,去小番公司,送饭,送点心,等着下班。
  无耻啊无耻!贱人啊贱人!
  虽然我神经大条,胸怀宽广,还是给小番下了命令:“不准单独见那个女人!”
  “要见也要我在场,我是野蛮人,惹到我,我会打人、咬人、吃人……”
  小番笑,答应了,可是小微不是肯轻易善罢甘休的人。
  妈的,老娘也不是好惹的,上次没揍她,这次再惹到我,我绝对揍不死她。
  小番是个很单纯的人,从他脸上可以看到他心里的想法。
  我知道,他心里有问题了,在矛盾,在挣扎,他心软,念旧,是优点也是缺点。
  该说明白的我都说明白了。


  我对自己说,小南,咱们女人一定要有骨气,男人什么东西,3条腿的蛤蟆不好找,2条腿的男人还不好找?我发誓,这个男人如果他背叛了我,接受了小微,那我,绝对要微笑着毫不犹豫,毫不留情的离开他,虽然我爱他。
  我要爱的有尊严,我是一个骄傲的女人。我的爱情也是骄傲的。
  背叛,偷情,第3者,在我的爱情字典里绝对不能出现。


  在小番面前,我还是爱笑爱闹,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尤其小微知道了我和小番要出国旅游了,她居然失控到冲来公司,说我是第三者,不要脸,应该是她和小番一起出国……靠,无语了,还好公司同事不劳我上,就冲了上去。
  4个中年妇女对一个小三,还有2个看起来是拉架劝架,其实是挑拨的阿姨,热闹!


  总是感觉要来点什么事,事情就来了。
  那天晚上,小番说有事,我就自己去逛街,逛累了,找个地方吃点吧。
  就是这样巧啊!我坐的位置后面隔一个卡座,坐了2个人。居然是小微和小番。
  我是血往头晌涌,气向脚下伸,我牙咬的格本响,
  这2个贱人,到底把我当什么?
  我握紧手中的玻璃杯,前来点菜的小弟吓的楞住了,我艰难的挤出笑容,“没事没事。”
  喝了一杯水,我告诉自己,冷静冷静冷静冷静,深呼吸。小南,到底要怎么样?你是愿意装不知道就这样继续下去?还是大闹一场告诉这2个贱人,我BS你,然后潇洒的走开?
  喝了2杯水,我终于站起来了,终于站起来。
  我扭头。
  靠,那个小微居然哭着扑到小番的怀里。
  小番居然没动作,看起来,就是情人相间,泪眼蒙胧……
  我蒙你吗个B的胧。
  我把玻璃杯往地上一摔,大步跨过去。
  小番愕然,我分明看到那臭女人眼里一丝窃喜。贱人,找死。
  我盯着小番:“怎么回事?”
  小番红了脸,一脸的慌乱:“我…”
  还没说完,小微钻进小番怀里:“我们是相爱的。”
  靠,没完没了,又来这招。
  我盯着小番,他还是很慌乱,挣脱不开小微的怀抱。
  我是越看越刺眼,越看越生气,怒从心生,
  操起桌上那盘什么鸡丁,啪的就捂到了小番头上,
  红红的辣椒,黄色的油,绿的辣椒,真好看!
  小微吓的一把放开了,小番想把眼镜拿下来弄干净,
  嘴也麻利起来:“小南,是误会,你听我解释。”
  还解释,我又来一盆什么丝什么茄子,
  接着我伤心了。我哭了,我居然哭了,我他娘的边揍人边哭,哭的比挨揍的还要惨,真丢人!
  收拾完了小番,我转头看小微,“贱人,不抽你不知道马王爷长几只眼。”
  丫的一把揪住头发拽了出来,啪啪两记大耳光,然后当胸一脚踹到桌子里去了。
  我指着小番,在摸眼镜呢。
  我放话:“你给我记好了,算你狠,以后别给我碰到,看见一次揍一次。”
  最后,我故意从他的眼镜上踩了过去。


  到吧台结帐。
  张口结舌的老板算了算,我掏出几张人民币,“不用找了。”
  老板同情的看着我:“姑娘,保重。”
  哭着走出饭店,我大吼一声,“我他娘的怎么就这么背啊,我他娘的怎么又被甩了。”
  打电话给老娘,
  “老娘,你女儿和男朋友分手了。”
  老娘:“为什么?”
  我:“他得了性病,而且很有可能得败血症,白血病,还会提前衰老,神经错乱,”
  “最重要的是,这个病没办法治,虽然现在看起来和普通人一样,但是,里面全烂了。”
  老娘:“靠,又来这招。”
  我:“妈,我好背啊!”
  老娘:“你个死丫头,快点给我回来!”
  打车回家,我忧伤的一句话也不说,老娘已经搜肠刮肚的说很多名言来安慰我。
  如:
  “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
  分自己的手,让说的人结婚去吧。
  男人靠的住,母猪会上树。”
  我忍不住了,扑到老娘的怀里,放声大哭,
  老娘摸着我的头,愧疚的说:“哎,都怪我,没事把你生的这样漂亮干什么,哎!”
  我吐一下先!
  我对老娘说:“妈,我把他们2个都揍了。”
  老娘的手一停:“严重么?”
  我:“挺严重的吧,我砸了3个盘子在那个烂人头上,那个贱女人也给揍了2巴掌,踢了一脚。”
  老娘的手脚颤抖中,抓过一个条把,“你个死孩子,怎么就那么不叫人省心呢?”
  “打死了人怎么办?打不死要医药费怎么办?打残废了要赔偿怎么办?”
  鸡飞狗跳中,我已经顾不上伤心了,寻找拖把中,先把拖把找到啊,要不就要给打死了。
  “老爹,管管你媳妇啊!”
  “你闺女要给打死了啊!”
  “有没有天理啊?”
   我哭


  日子还要继续过,可是,我是真的伤心了,你说我到哪里在找这样年轻,帅气,多金,温柔,没有婆婆的人家啊?
  这可算是极品了,可遇不可求。
  我伤心啊,我伤心到把拖出来的鼻涕甩到了天花板上。
  不想上班,我打电话去公司,请假。
  “为什么?”
  “靠,我又被抛弃了!”
  电话那头我能感觉到幸灾乐祸,死女人!
  女上司装模作样的安慰了我几句,电话挂了。
  老妈冲了进来,给我一个包袱,使劲拉我,说:“闺女,为了你好,你揍谁不好,揍有钱有势的人家,老娘担心罩不住你,你还是去你乡下外婆家躲躲吧,快走快走快走。”


  我被推出了家门。
  去乡下外婆家?我才不去了,鸡不生蛋,鸟不拉屎,闷死!
  我躺在公园的长椅上,思索着要去哪里?
  实在没想出来去哪里好,到了火车站,随便扒上一辆火车。
  我踏上旅途。到了站点。
  怎么大家看我都很眼热的样子?莫非,见我貌美如花,天仙绝色,起了色心?
  旁边一个小孩子问他妈妈:“妈妈,这个是不是神经病?”
  靠,死孩子,等你妈不在的时候收拾你。
  我背着包,往前走,还有人盯着我,靠。
  我冲上去。大家散了。我愕然。
  突然,我发现,广场上卖的**报纸上,一张大大的寻人启示赫然是我的照片。
  照片选的很差,没有把我的如花美貌表现出来,靠!
  往下看,重奖5万元!
  莫非我打死人了?
  我顾不得多想,飞奔,哪里没人往那里窜。
  打电话。
  我:“老娘,是我。”
  老娘:“死孩子,你跑哪里去了?我到你外婆家你没在的。”
  我:“现在是什么情况啊?谁死了?”
  老娘:“谁都没死。”
  我:“那怎么悬赏5万抓我的撒?”
  老娘:“那是寻人启示,5万是谢礼。”
  我:?
  老娘:“你别废话,你在哪里?等你表哥去接你,告诉你,在你表哥接到你前,你要是暴露了,你就等着回来被抽死吧,
  记好了,躲好了,万一暴露,你就装疯卖傻,说不是你,一定要等到你表哥去。”
  我:“老娘,我是你亲生的么?”
  我在旅店里躲了2天,表哥来接我了。


  回家,原来小番第2天就去了我家,向我妈诉说了原委,告诉我老娘,他最爱的人就是我,我揍他也无所谓,只要我能回来,
  老娘得意的带着他去了我外婆家,结果毛都没有,老娘担心了,小番也是,回家就登了寻人启示。
  小番既然很有诚意的来接我了,本人也实在舍不得这样一个钻石单身汉,又乖又听话又有钱,既然人家也解释了,而且解释的还很合情合理,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回家了。
  老妈自然是最开心的,看她那样子,一定得了不少好处,我眼红。
  大哥和未来公公都找我谈话了,大家都言之凿凿,小番是个老实孩子,除了心软没别的坏心眼。
  所以,坏点子都是有人出的,这个人就是小微。靠,不给点颜色给你瞧瞧,你以为我是吃素的。
  暗暗发了狠,一定要弄出点手段,给你个臭丫头好好LOOK LOOK!很快,一场大戏就又开始了。


  没过多久,小番告诉我,有个聚会,也是带我给大家认识认识,都是一些亲戚和朋友,还有一些他的同学。
  我没当回事,可是小番却吞吞吐吐的告诉我,他有些亲戚可能会说话难听,
  还有,小微的爸爸和他爸爸是好朋友,可能她也会在。
  还有这种事情?我楞了楞。嘎嘎嘎嘎嘎嘎,等的就是这一天。
  回家和老娘说了一遍,晓以厉害关系,老娘及其不舍得的掏出一沓人民币,“够了么?”
  我:“只够一件上衣的。”,
  老娘咬牙:又掏出一沓,
  我:“就缺双鞋子拉。”
  老娘:颤抖的掏出一沓,
  我很体贴的抽回一张,“多了。”
  在老娘崩溃发飚前,我火速撤离。
  钱钱钱,我的最爱。用了一半的一半的一半,买了条裙子。
  偶长的漂亮,穿什么都好看。
  对着镜子看了半天,然后对着站在一边的售货员小姐说:“我穿这身衣裳真是好看。”在小姐呕吐前,付款走人。
  小番来接我,一路上,这孩子心事重重,欲言又止。
  我看不过去了,直接问:“有什么就说吧?”
  小番忍不住了:“小南,要不我们别去了吧?你不知道,我爸现在找的阿姨她家人也去了,那些人没有什么素质,我担心你……”
  我心想:靠,没素质,能没过我妈么?我连她都不惧,还有什么是我不能面对的撒?
  我说:“没关系,没关系,为了你,我能忍。(呕吐)”
  很快,到了酒店,灯红酒绿,富丽堂皇。


  矜持的下车,佯装自己是世界上最高贵的公主,在王子的搀扶下款款而来,到了大门口。
  “小姐,你……”
  一个怯怯的声音
  我睁开迷蒙的双眼:“恩?”
  “你……”
  小姐示意下,我扭头一看,
  我*哦,差点没晕死过去,背包居然挂着一个铁锤。
  赶快把包整理好,小番已经是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防狼用具而已。”
  小番默默的看着我:“小南,你真的是太让我着迷了,我爱你爱到无法自拔。”
  我:“靠,太离谱了吧,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连她拿把锤子你都觉得美,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她做的再好都没戏。”
  我微笑,再微笑,继续微笑,
  靠,还不迷死你,我就去死。
  就在我们含情脉脉的互相凝视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一道恶毒的目光,扭头一看,小微正在不远的地方,恶毒的看着我。
  身边还有几个明显是义愤填膺屁股支配大脑的丫头片子,都热血沸腾,跃跃欲试的等着帮着她出头了。
  再远点,那个借车的后妈,也在看着这边。
  后妈身边,明显和周围人群格格不入非常重金属穿着打扮的几个中老年阿姨,尖嘴猴腮,狗眼看人低的摸样。
  我目测了下,泼妇最低级,比我妈还差老远了,对我来说,她们就是一群上来,都是小CASE。
  放眼过去,这个会场里的泼妇没有一个能厉害过我的。
  我差点仰天狂啸!独孤求败败败败败败…………啊
  我得意的笑,得意的笑,得意的笑!
  小番紧紧抓住我的手,我会保护你的。
  我就是一只跑到羊群里的狼,我怕谁啊?谁都怕我!
  大哥和爸爸永远都是那么帅,我们走过去打个招呼,大哥和爸爸对我的喜爱之情溢于言表,几乎就是在告诉大家,这个就是我家的儿媳妇,所以,一开始不怎么待见的我一些亲戚啊,朋友啊,都换了友善的目光。
  偶也用跟老娘看8点档电视剧那会学来的招,端着酒杯,满场认识人,矜持的作出一副大家闺秀的摸样。
  鬼知道2个小时前我还在菜场为了5毛一把的青菜和大妈们吵的几乎打起来。
  真是人生起伏太大,太刺激了,回家告诉老娘,她一定羡慕到呕吐。


  眼看着小微和那几个丫头片子,目光追随着我满场跑,几乎都要爆炸的样子,我也不忍心啊!
  给她们个爆发的机会吧!
  我装做透气,跑到阳台。
  3、2、1
  4个丫头,哧的一下窜到我的面前,
  “真是不要脸不要脸……”
  “抢人家的男朋友……”
  “快点把小番还给小微,要不对你不客气……”
  “下流女人,臭不要脸,还敢缠着小番哥哥来聚会……”
  真是太儿科了吧?就这点功力还敢帮人出头?我悲哀的看着她们憋的通红的小脸,我觉得有点必要给她们长一点见识。
  要知道,什么是一个真正的泼妇应该具备的素质。偷眼看过去,外面没人注意到我们,里面音响开的也够大。
  把玻璃酒杯往地上一摔。
  左手叉腰,右手指人,左脚叉在栏杆上,深深一口气,一张口,舌绽春雷,气贯长虹:
  “你个卖比的狗日的驴操的猪弄的鸭子爬的狗娘养的王八羔子杂种串子你娘养汉生的野崽子烂X生的孬货有娘生没爹管的臭婊子……”
  ……足足5分钟没喘气。
  那几个小丫头片子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出息,敢在你老祖宗面前卖弄唇舌,你猪油脂蒙了心了?”
  我恶狠狠的凝视着她们,晚风吹拂过我的发梢,
  左手握着包里掏出来的小铁锤,“还有谁有意见?”我向前一步。
  啪迟,一哄而散,那个小微,跑在最前面。
  整理下头发,微笑着走出去。
  小番正四处找我:“怎么了?怎么了?”
  我微笑:“没怎么,我刚有点闷,去阳台吹吹风了。”
  小番:“我刚发现小微她们也不见了,她们没为难你吧?”
  我:“没啊,我没看见她们呢。”
  四处一转眼,角落里那几个丫头片子蹲着呢,我眼一瞪,刷,跑了。
  得意的喝口酒,琢磨着下次再给小微点厉害看看。


  “哼,这年头不要脸的女人真多,肯定为了钱!”
  “也不知道什么样的爹妈,生这样的女儿?”
  “和卖的有什么区别啊?”
  我*,谁这样大胆,样明目张胆说闲话,生怕我不知道说的就是我。
  仔细一看,可不就是那几个初级泼妇。
  我抿了口酒,老不死的,有你好果子。
  拽过来小番,逐一认识,后妈的阿姨,后他*的老娘,还有一个是表姨。
  恩,就是你了,表姨,关系不是很亲,揍了也白揍。
  我晃晃悠悠的闲转,那几个8婆看我没什么反应,边说边恶意的笑,指指点点,越说越脏。
  瞅准周围没人,我上去就给那个表姨啪啪2个大耳光。
  一下子,一群8婆都蒙了,抖抖梭梭的看着我。
  我装出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摸样,高贵仪表天成的摸样,轻蔑的笑着:“你知道我爸爸是干什么的么?”
  表姨被打蒙了,刚清醒想反抗。一听到我说,迟疑了。毕竟这边聚会的非富即贵,可不是她能惹的起的。
  其余几个8婆也收敛了嘴脸,讪讪的看着我。
  小番又出现了,大哥也走了过来。
  我大义凛然的告诉她们:“我爸爸就是一个卖菜的。”
  表姨爆发了,她歇斯底里的狂吼:“你个不要脸的东西,你什么东西啊?敢打我啊?”她蹦达着、叫嚣着,吸引来大家的目光,包括后妈。
  趁大家都围过来,我也夹在推搡人群中,大声劝着:“注意点影响啊,别这样拉。”
  边说边在人堆中伸腿过去,狠狠踢了3脚。
  然后我挤眉弄眼嬉皮笑脸的用表情挑衅她,
  就是我踢的,就是我踢的。
  野兽抓狂了,表姨疯了一样蹦达起来。
  我用口型:“大傻B!”
  我得意的笑,得意的笑!
  一群人都过来劝,爸爸也过来了,很有威严的说:“别闹了!”
  表姨好不容易冷静下来了,回头刚好看到我把鼻涕抹在她身上。
  野兽又抓狂了。后妈终于忍不住了,不顾风度的一把扯过表姨,你抽什么风?
  这阿三一直冒充高贵典雅,能气急败坏到这个地步,不容易啊!


  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她撒,亏她刚刚还骂完我老娘骂我老爹。
  阿三拉着表姨去了偏厅。
  门口过来来一个人,可不就是小微她妈。
  我拉过小番:“那个小微她妈见过表姨么?”
  小番:“没见过。”
  饿的奶奶啊,我喜笑颜开!
  冲过去,“阿姨,你好!”
  中年妇女看着我,火冒3丈:“你上次说什么小番被抓走了,害的我……”,我:“阿姨,重要的不是这个,刚刚小番带了女朋友来了,小微气不过和她吵,其实,她们吵也就算了,小番他后妈的表姨那一群人合起来骂小微不要脸,贪钱,出来卖B的……”
  中年妇女的小宇宙冉冉伸起,眼看中年妇女2眼冒火,毛发倒立。 就要暴发
  我喜的牙不见眼成缝。
  “阿姨,她们躲在这边。”
  我率先跑到表姨面前:“傻B,我妈来了。”眼看小微她妈窜出来。
  表姨嗷的就冲了上去:“你个不要脸的,你怎么教育女儿的,就是出来卖的,想钱想疯了吧?”小微妈妈一语被说中心事,还是未成功的心事。
  叉开腰就对上了:“你个老婊子说的是什么话?吃人饭不干人事,你装什么B?卖什么毛?你家亲戚不也是靠一张B卖出来的么?”
  “后妈,骂你哦!”
  我在小微妈妈身后作出痴呆状,流着口水对着表姨。
  嗷嗷嗷野兽疯狂了,表姨再也憋不住了,冲着小微她妈就扑了上去,
  扭打声,咒骂声,厮打声……
  我冲上去,以拉架为名,踹了表姨好几脚,嗷嗷嗷……
  表姨对小微她妈下手越发的狠了,小微她妈见我不顾自己安危,毅然在第一线帮忙,边打边向我投来钦佩的目光,我:“阿姨,这是我应该做的。”
  然后我跑出偏厅,小微正失神中,我冲上去:“小微,小番后妈和她的亲戚一起打你妈了,后妈说,以前一直看你不顺眼,现在终于你被甩了,她也不怕什么了,刚好拿你妈揍了出气。”
  哦也!又来一个生力军。
在我的指引下
小微是银牙乱咬,小眼圆睁


2条小细胳膊抡的是虎虎生风的冲了上去
我很担心小微身单力薄
于是
我在小微的小手上,塞了个烟灰缸
就听见,

后妈倒下了
战斗停止

好大一个大疙瘩哦,我恶毒的笑,我恶毒的笑
差不多了
我冲上去,大叫一声:别打了,外面还有那么多客人,这不丢脸么?后妈一向是要脸的,她从来也没
想过要在宴会上打架啊,表姨见到后妈倒下了,也吓坏了
我作态的拉开小微和她妈妈:妈妈,你们快走
小微惊讶的看着我,什么时候我和她妈关系这么好了,小微妈妈拉着我手:好丫头,谢谢你,然后?
退
后妈顶着个大包也不好出面,拉着表姨退场
我整理下衣服,走出偏厅
放眼看去,碍眼的小微,小微她妈,后妈,表姨都消失了
哇塞,好舒畅啊,深呼吸,继续我很有前途的交际花工作,嘎嘎嘎嘎
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
宴会很成功,我表现很得体,表姨被暴揍,后妈头挨烟灰缸,真是太完美了
回家以后和老娘报告,老娘乐死了,连呼过瘾啊,并要求我下次一定要带上她去,我答应了。
生活还要继续,班还要继续上,我依然忙忙碌碌,突然,不速之客到访
仔细一看,小微她妈妈来了,小意思
果然,一见我就暴跳如雷,原来我就是取代她女儿的妖精,妖怪。。。。。。。
我一脸严肃的大喊一声:我们有苦衷的
小微妈:苦衷?
我:其实我是个演员
小微妈:演员?
我:我们是逼不得已才这样做的
小微妈:逼不得已?
我:我们是为了小微好啊
小微妈:为了小微好?
靠,靠,靠,
干什么老学我
接下来,我为小微妈讲叙了一个爹不是亲爹妈不是亲妈奶奶不是亲奶奶爷爷不是亲爷爷的悲惨凄凉身患重病绝症早期情深意重绝种好男人为了心爱女人忍痛抛弃她再寻新欢让起死心的纯粹虚构如有雷同绝对见鬼的悲情故事
而我,只是因为拿了小番他一笔钱而已
哭了,小微妈居然哭了,她拉着我的手说:好孩子,苦了你了
我:这是我应该做的
然后,她就走了
阿姨,我爱你
没过2天,小番家又来消息了,说是有个家庭聚会,请我妈过去玩玩,我回家一说,老娘乐翻了天,
扳着指头算着日子等着那天的到来,她也好梳妆打扮一番,怎么也过过瘾,8点挡电视剧看多了,中毒了
老娘这一次去,直接的后果就是,表姨再也不敢来小番家了,附带的后果就是,表姨得到了一个外号:猪大肠事情还是要从头说起,
那天的聚会就是家里的亲戚,说是家里人聚会,可是有钱人家怎么也感觉不象家庭聚会,
穿的整整齐齐,见面客气非凡,老娘一进去就立刻不苟言笑,高贵非凡,不停的小声问我:怎么样?够不够高贵?够不够冷艳?够不够气派?够不够嚣张?我*,老娘,饶了我吧
小番悄悄问我:妈妈怎么了,很生气呀
我:是的,你后妈刚对她很不客气
小番:我记住了
这个时候,表姨看到了我,自然是没有好脸色,横眉立眼,唧唧歪歪
哈哈,没想到她还敢来,还敢说我坏话,我心里乐开了花,今天我老娘在这,可用不上我出头,表姨,你要倒大霉了哦
就在大家等人到齐就开饭的时候,女人围在一起寒暄,男人围在一起客气
我和小番,还有他的朋友,大哥在一起聊天,我突然发现表姨和我妈在一起聊天,脸上还带着一脸的不屑看着我
我想起来了
这牛B不认识我妈,上次她把小微她妈当成我老娘了
哇哈哈哈哈哈,好戏要开场了
就见她呱唧呱唧呱唧呱唧呱唧呱唧呱唧呱唧呱唧
老娘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好几次想确认她是不是神经病,冲人家老娘说人家闺女坏话,这有大脑么?
我用口型告诉老娘:表 姨
老娘了然于心,然后很哥俩好的挽着表姨走了
我默哀,我老娘可不是盖的,我都打不过她,不是一个彪悍能
过了5分钟,老娘一脸怪异的表情出来了
有情况?
我冲过去,拉住老娘:怎么了?
老娘:我把丫挺的暴揍了一顿
我:这也没什么啊,我上次还揍了丫的一顿呢
老娘:她吐了
我:揍到吐?老娘,你的功力又见涨了。
老娘:丫挺的居然吐出了一截完整的猪大肠
我噗的吐出嘴里的酒:
你确定是猪大肠不是人肠子?
老娘:她说我把她中午刚吃的猪大肠都打的吐出来了
我:。。。。。。。
过了一会,表姨出来了
我笑着打招呼:HI 猪大肠
表姨风驰电掣的跑走了,从此再也不敢见我,
真是的,我有那么可怕么?小家子气
宴会结束老娘继续不苟言笑,我*,老娘,装的太过了吧,不过没有胆说
小番却很着急了,老悄悄拖着我问,妈妈不高兴,怎么办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女人都喜欢的事情,我妈也喜欢,你请她去血拼好了,当然,告诉她,你买单


小番真是个老实孩子,拿出白金卡就递给老娘,妈妈,我们去百货公司给你和爸爸买点东西吧
老娘:高贵中。。。。冷艳中。。。。气派中。。。。
我不行了,我好想打人
老娘,别装了,再装下去就太过了
走出门,老娘一把扑向白金卡,用赛过小龙女和杨过16年后相会的热情一叠声的问:我想买什么都可以么?我想买什么都可以么?
小番:当然了
到了百货公司
老娘蹭的蹦下车
我要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这个 。。。。。
老娘,你买拳击套做什么?
老用条把打你不是很过瘾,换个感觉看看
。。。。。。
呃,老娘,买这个拖把做什么
废话,当然是给你的,要不你用什么对抗我的拳击套
我*
。。。。。。。。
菜刀就不要买了吧?
为什么不,这个要40块,家里那个早就不好用了,传说中40块的菜刀啊,给我来3把。。。。。。
靠,老娘,你敢买马桶我就去死
死丫头,又不要你搬,我自己扛不行啊
不行,我要跳楼
。。。。。。。。
拉扯中,劝说中,哀求中。。。。
我突然发现不远处表姨,和一个中年男人在一起
我扔下对马桶恋恋不舍的老娘,我蹭的蹦到表姨面前
表姨好啊
表姨脸色大变:你干什么?
我:问个好而已啊
表姨身边的男人傲然挺身在我面前
猥琐的小脸,细长的眼睛,外翻的嘴唇,眼角昨天的眼屎,微风中不停颤抖的鼻毛,上上下下,无一不透露出一种知性的美
我忍住了往他脸上揍2拳的冲动
还没来的及多说,我突然发现猥琐男瑟缩了下,表姨脸色大变?头也不回的跑了,我刚来得及说声,
别走啊
身后老娘胸挂拳击套,拖把在腰间,手持2把明晃晃的传说中40一把的菜刀兴冲冲的跑过来了:谁呀谁呀,怎么跑那么快
靠,就你这模样,不跑她是傻子啊。


结局
结婚的时候,小微还来了,终究是没进来
站在酒店门外,看了很久
怅然走人了,
我的爱情,终于收获了

举报 使用道具
| 回复

共 4 个关于本帖的回复 最后回复于 2011-3-30 14:17

小白 中级会员 发表于 2011-3-24 09:33:53 | 显示全部楼层
嘿嘿,就是太长,看得有点累

举报 使用道具
婺源斌彬 中级会员 发表于 2011-3-24 16:57:37 | 显示全部楼层
是的,把我辛苦死了。
举报 使用道具
婺源摄影人 中级会员 发表于 2011-3-29 08:07:27 | 显示全部楼层
是有点辛苦!
举报 使用道具
田野 管理员 发表于 2011-3-30 14:17:2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就是传说中的90后吧,原来是这样子。祝福你!
举报 使用道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扫一扫就能看更多

推荐板块

精彩推荐

热门排行

明星用户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最美乡村 ( 赣ICP备19013634号 )|网站地图

GMT+8, 2019-12-15 19:45 , Processed in 0.163491 second(s), 28 queries .

© 2010- 最美乡村 版权所有

QQ:113405789

技术: 田野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